当前位置:deco.cn搞笑走向深渊
走向深渊
2022-09-26

1

深夜。睡梦中的陈志伟接到在北海出差的未婚妻刘珊电话,慌乱地说她遇上麻烦了,要陈志伟赶快来北海,带上钱,不要和任何人说。陈志伟刚要问出了什么事?电话断了。

陈志伟坐火车来到北海,拖着拉杆箱走出火车站。他左顾右盼等着刘珊,拿出手机拨打,里面传来“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”的语音。焦急之时,一男一女两人走上前来。男的身板挺直,穿着廉价西服,但是显得整洁;姑娘模样俊俏,穿着汗衫短裙,活泼干练。

姑娘客气地问:“您是陈志伟先生吗?我们俩是刘珊小姐的朋友,我叫麦香。这位先生叫胡荣华。刘珊姐她有事临时出差,让我们来接你。”

胡荣华一把抢过陈志伟手里的行李,陈志伟只得随着自称麦香和胡荣华的两人往外走。拉杆箱东倒西歪,胡荣华索性把箱子扛在肩上。

这一幕,让陈志伟感动:“胡先生真是热心人。”

麦香说:“我们公司里人都这样,大家互帮互助,亲密得就像是一家人。陈先生,你马上就会体会到了。”

刘珊所在公司是一幢普通楼房。四周有些荒凉,破败。麦香注意到陈志伟疑惑的表情,说那是临时宿舍,在市区中心地段的三星级宿舍大楼还在建造,请他将就几天。陈志伟连忙说:“不要紧,你们公司一定是重点项目吧?”

麦香含笑:“我们公司利国利民,是国家重点扶持的行业。”

陈志伟随着麦香胡荣华上楼。

麦香推开一个房间,但见里面除了一张单人铁床,一张桌子,两个凳子,什么都没有。胡荣华有些气喘吁吁地把拉杆箱放到地上,说:“不好意思,昨晚打了一夜麻将,有些犯困……您有什么事,请麦香解决。”

胡荣华和陈志伟寒暄后走了。

麦香笑眯眯说:“陈哥,卫生间的热水龙头坏了,我给您提来热水,还有两条新毛巾。陈哥,今晚每个宿舍人都满了,来不及安排房间安排床铺,您就在这儿睡吧,被子枕头我给您铺好了……这房间灯坏了,您注意点儿开关。晚安!”

陈志伟在小床上坐了一会,站起身,拉开门想走出去看看。刚走到楼梯口,一个人影子似闪出来:“先生,请您回自己房间。”

陈志伟很疑惑,偏要出去,对方坚决不让,两人拉拉扯扯。这时候胡荣华过来了,连忙说:“这位先生是刘珊老师的客人,你不要无礼!”

胡荣华和颜悦色对陈志伟说道:“陈先生,他也是执行公司有关保卫条款,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陈志伟释然:“既然是你们公司规定,那我应该遵守。”

陈志伟只得退回自己房间。躺在床上,他听到外面猫头鹰在凄厉叫着,头皮发麻。陈志伟用被子裹住身体,慢慢睡着了。

外面,有黑影悄悄走过来,透过窗户阴阴地看着陈志伟。

2

早晨。陈志伟睡得正香,突然听到一阵嘹亮的歌声——唱的是《爱拼才会赢》。陈志伟从窗口望出去,只见楼下空地上有人在唱歌,男男女女,有十几岁的也有三四十岁的。他们神情飞扬,高唱《爱拼才会赢》。

陈志伟穿好衣服拉开门,走到楼下。正在唱歌的他们对着他齐声大喊:“帅哥,早上好!”

这么大场面!陈志伟顿时傻了,目瞪口呆、手足无措之际,只得随和敷衍,好好,大家好。

麦香和一个青年男子走了过来。青年男子热情地打招呼:“陈哥,欢迎你!我是周强。他们都是公司职工,早上起来唱歌,一会儿还要做早操,那是我们公司的规矩,就像郑州亚细亚一样……早饭后,我们公司一个分部经理杨浩,给我们业务员上培训课,你随我们一起去听听吧。”

陈志伟犹疑一下:“我去听课不太合适吧?”

麦香说:“不要紧,我们对外敞开大门……哥,包你听了大彻大悟。”

他们来到一间挤满人的屋子,只见黑板上写着:几何倍增学,浓缩时间,倍增利润,倍增生命。人际口碑,传播速度快,真实省钱,省广告费。直达送货——经销商——消费者——

杨浩正神采飞扬,唾沫星子四溅:“我把你们带到一个敢梦敢想的空间,它首先不限制你年龄的大小,学历的高低,有无良好的社会背景。只要你做人成功,想要就能得到,得到就能改变你的命运。吃短暂的苦,享一世的福!”

所有人都跟着喊起来:“吃短暂的苦,享一世的福!”

陈志伟听着不绝于耳的口号,看着身边热情激昂的同伴。突然醒悟,低声问麦香:“这绝对是传销嘛,你怎么把我带到这儿来……”

麦香说:“哥你误会了,不是传销是直销。”

陈志伟说:“就是传销,这不是给人洗脑么?我不要听!”

这时候胡荣华等人走进教室,胡在杨浩耳朵旁耳语几句,递过一张条子给杨浩。杨浩大声道:“有请尼娜小妹到台前来!”

杨浩突然狠狠拍桌子,面目变得狰狞:“尼娜小妹,你不是要把我们都送进监狱吗?有种当卧底,当探子,怎么没种站出来!?”

所有人都不禁为之心头一缩。杨浩从讲台下来,一步步走着。凡是被他盯着的人都坐的笔直。杨浩突然抓起一个人:“尼娜小妹,请你到讲台前去。让大家好好见识你的尊容。”

所有人包括陈志伟都大吃一惊,杨浩抓起的那个尼娜小妹竟然是个满脸胡子的糟老头子!

有的惊呼,有的窃窃私语:“怎么是老文头?”“他怎么会是尼娜小妹?”

杨浩说:“这是他的网名。嘿嘿,这位老文头明着是老文头,暗地里用尼娜小妹的名头在网上散布我们组织种种不是。老人家,没想到你还会上网,我开头可是死也不相信你这么个糟老头子会上网,直到前天晚上我看到你进了网吧……你说,你到我们这儿卧底多久了?”

老文头抬头挺胸说:“我来找女儿,她参加传销几年没有踪影,做父母的急啊,我全国各地四处找她。我去了十几个传销组织,都没有她踪影……我女儿的网名就是尼娜小妹,我想只要她见到自己相同的网名,一定会和我聊,那我就能知道她下落,可是网上就是不见她踪影,现在还不知她到底是死是活……”

老文头说到伤心处掉泪了。底下鸦雀无声。

老文头冲着大家喊:“你们要醒醒啊,搞传销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,家里的父母妻儿,兄弟姐妹等着你们!不要再执迷不悟了,回家吧!回家吧!”

杨浩挥手:“快,快把他拖出去!送到该去的地方……把他拖出去!”

胡荣华等人一拥而上,狠揍老文头。老文头顿时鲜血迸溅,撕肝裂肺地喊叫……

陈志伟起身往外就走。教室里的人都愣怔看着陈志伟。麦香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跟来了。

陈志伟回过头,见是麦香,身后还跟着周强。

陈志伟忿忿说:“这是传销!麦香,你们想害我呀?让我走!”

麦香说:“去哪儿啊?哥,既来之,则安之。”

陈志伟说:“你们摆明了是搞传销,你们是骗子!什么直销公司,扯淡!”

麦香说:“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骗子?要真是骗子,公安还不把我们抓起来?你这么说,那珊珊姐也是骗子喽?要是你负气一走了之,还能见上珊珊姐?”

陈志伟说:“你们做了圈套,骗我过来。”

杨浩追过来了,笑笑说:“你有什么好骗的?骗,无非骗财骗色。你说骗财,那我问你,你的手机和银行卡,还有现金都在吗?那骗色呢,麦香她有没有骗你上床?如果是,你还真巴不得呢。是吧,兄弟?”

陈志伟说:“你别激我,我走定了。刘珊根本没和你们在一起,她一定被你们害了!我要,我要报案!”

杨浩说:“你要去派出所报案?世上失踪的女人那么多,警察凭什么为你找?再说,要是刘珊知道她出差几天,你就上派出所报案,她一定会很生气……”

杨浩拦住陈志伟不让他走。陈志伟伸手打了杨浩一拳。一旁胡荣华出手如风,一拳打在陈志伟小腹上。陈志伟哼了一声倒下了。几个人将陈志伟一顿暴打。

周强把杨浩拉到一旁,低声说:“看来他真是刘珊男朋友,要是……”

胡荣华说:“他明摆着是个卧底。我们对警方的卧底一律杀无赦!”

这时候,外面袅袅婷婷走进一个人来,说:“杨浩,你把他放了。他是我未婚夫。”

陈志伟看清了,进来的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刘珊!

3

在场人都识趣走开了。

陈志伟和刘珊激动地拥抱在一起。刘珊幸福地靠在陈志伟肩上,说:“我知道你会来找我,一定会的……你一路上一定吃了不少苦,我要向你道歉。”

“只要看到你平平安安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你在这种地方,让我担惊受怕。”

刘珊说:“我很好啊,你不用为我担心,事实上我这么做是故意的。我是想考验你一下,明说,你肯定不愿意来,只能用小小手段委屈你一下。”

陈志伟说:“珊珊啊,几个月不见,你让我刮目相看啊!”

“其实,在我们组织里你只要待上七天,一个人就会产生剧变,上帝创造人也只有七天。志伟,我让你加入进来,除了以身作则外,因为你有许许多多中产阶级层面的亲戚朋友,我们争取把他们发展下线……”

“珊珊,你想把亲戚朋友都往火坑里推?让他们走绝路?你不要害他们。”

刘珊:“火坑?那是赚钱的聚宝盆!绝路?那是康庄大道!志伟,你知道谁把我介绍进来的?谁是我引路人?以前我学校里的贾老师,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副总。总公司林总最信任的左膀右臂……”

陈志伟问:“麦香也是你发展的下线?”

刘珊得意地:“是啊!麦香是我大学同学的妹妹。小姑娘很聪明,时间不长就发展了下线,做到D级别……我把人脉资源用到了极限。通过她我又发展了好几个下线,都是她的老乡……”

陈志伟:“珊珊,你越说我越心寒……跟我回去吧,回去我们就结婚。”

“志伟,那个婚房已经不适合我了。我不想住在租来的房子里结婚,我们要有自己的新房!我结婚的房子一定是掩映在林荫大道后的别墅,或者是市中心直入云天的顶级豪宅……等我赚够了钱一定会回去和你结婚。”

“珊珊啊,你已经走火入魔了!走,跟我回去!”

刘珊甩开他手:“要走你走!我不赚到5000万,不赚到一个亿,我是不会跟你走的!志伟,我们只要吃短暂的苦,却能享一辈子的福。我们是冲着背后那一份庞大的事业而来的……”

4

楼下操场上,刘珊正对着手下激情四射发表演讲:“快乐是成功的基石。皇帝坐过汽车么?皇帝戴过手表么?皇帝看过电视么?没有!我们现在过得比皇帝还好,有幸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,这么一个大家庭,有什么理由不快乐?快乐是自找的。我快乐,所以我成功!”

麦香带头鼓掌欢呼:“成功!成功!”

就在这时,一个手里提着蛇皮袋、风尘仆仆、头发乱糟糟、满脸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突然从外面冲过来,一把抱住麦香。

中年人泪流满面:“孩子!我总算找到你了!为了找你四处奔波,顶风冒雨睡马路,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啊!”

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。

麦香看到父亲破鞋子处的脚丫都露了出来,流出了眼泪:“爹,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?”

麦香的父亲说:“孩子,你妈病得很重,快要不行了……躺在床上一直在喊你的名字,快跟我回去吧……”

麦香突然感情迸发,蹲在地上捂着脸失声痛哭。

胡荣华冲过来揪住麦香的父亲,吹胡子瞪眼:“你想把麦香骗回去,少来这套!别在这儿瞎叨叨!滚!快滚!”

麦香父亲说:“我滚,我滚。我带着女儿滚。”他拽着麦香要走。这时候,出人意料的是,麦香甩开父亲,说:“爹我不能走。你身边还剩多少钱?给我。”

麦香父亲颤颤悠悠问:“大概还有五百多块……你要钱花?”

麦香说:“我要买产品!”

此言一出,一旁的陈志伟几乎惊呆了,刘珊则露出赞许的表情。

麦香的父亲急了:“你买的产品家里已经有好几套了,整个村里女人差不多都够用了,你不要再买了。孩子,跟爹回去吧。让你妈看一眼,爹给你下跪了……

麦香父亲真的双膝一软朝麦香下跪。

刘珊说:“麦香你一旦回去了,以前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业绩,就要前功尽弃了。你舍得吗?回到乡下,你还有前途吗?”

陈志伟火了:“珊珊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!”

麦香对父亲说:“爹你回去吧。告诉妈妈,说我很好,不要挂念。以后等我赚大钱了,一定回去好好照顾她老人家……”

麦香父亲打了女儿一个耳光:“你这没良心的东西,连亲爹亲妈都不要了?”

胡荣华上去揪住麦香父亲:“你敢打人?要不是看在麦香是你女儿份上,老子报销了你!”

其他传销者也围上来,对麦香父亲推推搡搡,凶相毕露。

麦香拦在前面:“爹,给钱,买产品的钱。”

麦香父亲掏摸着口袋,掏出一小叠皱巴巴的纸币。麦香一把抓过。父亲一跺脚离去。

陈志伟喃喃:“一个人要是走火入魔、六亲不认,就不是人了!”

刘珊高兴地对麦香说:“这就对了!天上不会掉馅饼,干事业就要付出代价。世上哪个有成就的人没尝过酸甜苦辣?将来等你赚了大钱回去,把厚厚一叠人民币放到你爹面前,他别说埋怨你了,高兴都来不及呢!”

麦香连连点头:“珊姐说得对!我一定要赚很多钱让我爹看!他一定会高兴的!”

陈志伟一把拉住麦香往外走。

5

操场后面无人处,麦香攥着衣角不吭声,任凭陈志伟发火:“麦香,你怎么可以这样?那是你的亲爹!你还有一点点良心没有?你已经不可救药!”

“哥!”麦香猛地解开衣服,除了胸罩遮住的地方外,其余胸口肩膀处全部是已经结痂的暗红色伤疤。“我刚来时候也逃跑过,可是被抓回来,胡荣华他们往死里打我……要是我再逃,就要把我扔到海里去……”

陈志伟倒抽一口冷气。

麦香忧伤地说:“你一旦加入组织,怎么也逃跑不了。不信你试试看,火车站汽车站轮船码头都有人看守。还有,谁要是知情不报,就要连坐惩罚,大家互相看护自己的对象。我只能死心塌地做下去。我要是不这样对待我爹,就会受惩罚。老文头下场你也看见了……”

陈志伟问:“你被抓被打,刘珊当时在场没有?她帮你没有?”

麦香不吭声,继而摇头。

陈志伟忿忿:“我去找她!”

“哥,要是她知道我告诉你这些,说不定我就没命了。珊珊姐和杨浩是我们这个团队的领导……”

陈志伟愣怔,好一会才说:“麦香,你恨不恨刘珊?”

“过去恨,现在不恨了。因为,谁都是这样。”

陈志伟说:“对不起,我代她向你道歉……”

麦香难过地说:“不用了。我对不起爹对不起妈……我简直疯了!我不是人!我连畜牲都不如!”

麦香哭着打自己耳光,泣不成声。陈志伟安慰她:“别哭了,你爹你妈不会恨你的,要恨就恨传销组织,他们才是罪魁祸首……”

陈志伟离开麦香,找到刘珊,说:“刘珊啊刘珊,没想到你是这么一个人!短短几个月,你变得那么冷酷无情……你,我都认不出了。”

刘珊说:“时代在变。现在的一天等于以往一年……陈志伟,你的思想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潮流。这样吧,你不是一直想要回去吗?好,我马上让你回去,省得你在这儿坏我的事儿。我让麦香给你去买车票……”

陈志伟断然:“不,我不回去了!要是我回去,我就是个懦夫!我不能看着你一步步堕落下去,我要改变你,我要把你从传销绝路上拉回来。”

刘珊一阵大笑,然后说:“好,那我们试试,到底是谁改变了谁?我有信心,一定会改造你!”

“我永远不会被你们洗脑,不信你看着吧。”

陈志伟来到楼下空地上敞开衣服,让猛烈的风吹着胸膛。

这时候,周强幽灵似地出现在他面前。周强说:“陈先生,麦香出事了,她之前给外面写匿名信,已经被组织察觉。赶快让她逃出去……我说的是真的。至于我是什么人你别问最好。”

陈志伟转身就走。

6

汽车站。陈志伟买了票子,叮嘱麦香:“麦香,回家后好好照顾父母,不要再走歪门邪道……”

麦香弯腰向陈志伟一个深深鞠躬。

就在这时候,刘珊、杨浩以及胡荣华等人突然来到,笑吟吟面对着他们俩。

刘珊说:“志伟啊,你走连我都不告诉一声,一点都不想我?我们是已经登记的夫妻啊。“

陈志伟说:“我想出去玩玩,兜兜风,到外面发展发展下线。不是麦香走,是我要走。是麦香来劝我不要走的,担心你们会误解……”

麦香快步朝检票口跑去,刘珊等人跟着过来,拦住麦香。刘珊从麦香手里夺过票子,她把票子揉成一团,塞进了嘴里,接着,一仰脖子,竟然吃进肚子里去了。

这一变故,让陈志伟大惊失色。

麦香吓得大叫:“警察,警察!叔叔阿姨,你们帮帮我!”

车站里的人们朝这里望了望,有几个人走了过来。

这时候刘珊一把揪住陈志伟的手:“老公,不要走啊,我知道我错了。”

杨浩也抓住麦香:“老婆,你千万不要跟着这个男人私奔,我是爱你的!”

刘珊拉着陈志伟说:“你不要抛弃我,不要跟那个狐狸精走……老公,要走你也要带我一起走啊。”

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变故,陈志伟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女人,分明就是邪恶的化身。陈志伟脑子里一片空白,猛地一挥手,狠狠扇了刘珊一个耳光。

刘珊“哇”地一声,抱着他大哭起来:“我老公打我了,不要我了。”

陈志伟大声辩解:“我不是她老公,不不,我没有不要她!”

两个警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,把他们拉开。

警察对陈志伟说:“你不是她老公也不能打她呀。到底什么事?”

麦香说:“我们误入了传销,他们不让我们离开!”

杨浩说:“警察同志,她是我妻子,这位女士是这位男人妻子,他们两个私奔,被我们发现,我们求他们不要抛弃我们……”

刘珊拿出一张结婚证:“这是我和这位先生的结婚证。”

警察看了,信了,说:“你们夫妻有矛盾可以好好协商,实在不行,可以去协议离婚啊。”又朝着陈志伟说,“放着这么漂亮的妻子,干嘛还要带着女孩私奔?”

麦香语无伦次地对警察说:“我们不是私奔……他们是做传销的,她刚吃了我的车票,我要回家。”

刘珊上去朝着麦香就是一个耳光:“你这个狐狸精,夺了我男人,还要诬陷我们,我和你拼了……”

警察说:“不要打人,有事好好说。都是人民内部矛盾,好好谈。”

刘珊和杨浩连连称是:“我们保证不和他们打闹,好好说好好劝。”

不明真相的警察走了。

杨浩一挥手,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,胡荣华等人押着陈志伟和麦香上车。

杨浩朝着一旁的刘珊阴笑:“还有你,上去。”

刘珊一下子傻了。

杨浩冷酷地说:“是你引狼入室,差点让组织遭到灭顶之灾。林总指示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。把你一起解决。请吧。”

7

夜里,陈志伟刘珊被关在传销基地黑屋子内,相拥而坐。

陈志伟说:“我忽然想起来,今天应该是我们结婚登记的日子。”

刘珊感叹:“要是这一切没有发生多好啊!世上没有后悔药吃……我不听你的劝,还把你也连累了,我实在对不起你。可惜我们都还这么年轻……”

陈志伟紧紧搂住刘珊。

刘珊哭道:“都怪我鬼迷心窍,一心想要发大财,结果自己跳进火坑走向深渊不算,还害了你、害了别人!现在后悔也晚了!”

外面传来开门声,胡荣华和两个身材魁梧的凶徒走了进来。

胡荣华说:“如果你们识相,就不用我们动手。你们是要吃药呢,还是上吊?”说着把绳子和毒药放在陈志伟刘珊面前。

陈志伟和刘珊紧紧抱在一起,恐惧地等待着灾难的降临。

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。门被踢开。一阵喊声:“站住!别动!”

进来的是穿着警服的周强和几名警察,还有麦香也在一旁。几个警察上去把胡荣华等凶徒控制住。

陈志伟惊喜地跳起来:“周哥!”

刘珊看着穿警服的周强:“你是?”

周强冷冷地说:“告诉你吧,我是警察,派入这个传销组织卧底的警察……”

一个警官过来,问刘珊:“你是刘珊?”

警官给她看拘留证:“你涉嫌非法传销被拘留了!”

刘珊顺从地伸出双手,说:“等一下,给我三分钟时间行吗?我有几句话要说。”

刘珊深情地看着陈志伟:“是我没听你的话,是我对不起你。志伟,我这一去不知要多久,你别等了,另外找一个吧……”

陈志伟说:“不,我要等你回来。不管多久……你在里面好好反省,我们的日子还长……”

刘珊被警察带走了。陈志伟目送她登上警车,警车渐渐远去。

这时天已放亮,旭日东升……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谢 颖)请上wydclub.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。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,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